• Smart Team

去了幾日天堂

已更新:9月6日

去了幾日天堂 — 出席CCMN國際高峰會後記


2016年11月12日傍晚6時許,我乘坐飛機從馬來西亞的古晉返回香港,感覺是去了幾日天堂,再次回到凡間,回到香港。

我剛出席完由細胞小組教會宣教網絡(Cell Church Mission Network,下稱CCMN)主辦,於11月8日至11日假馬來西亞古晉舉行的國際高峰會(CCMN Global Summit)。這是一個有關教會合一和宣教的會議,出席者包括接近500位來自不同國家、地區的教會牧者、領袖、宣教士和信徒。大會主題是「動盪時代,緊密同行」(Sticking Together in a World of Turmoil),場地是古晉的Imperial Hotel。 CCMN是一個由香港牧者發起的教會網絡組織,主力推動一場以教會為本的宣教運動。CCMN於1997年舉辦了第一屆國際高峰會,當時有四、五十位來自香港、台灣、菲律賓、日本、美國等的牧者、領袖參與。轉眼間,這個宣教運動已進行了接近二十年。

我於2002年第一次出席這個兩年一度的國際高峰會,今年已是第八次出席。對我來說,這是歷來最感恩、最有激勵性、最同心合一的一屆。我經歷了幾日在地若天的生活。我親身體驗了什麼是同屬一個身體一個教會的多姿多采,也體會到動盪時代緊密同行的逼切重要。

一個身體,一個教會

這次CCMN國際高峰會大約有500人出席,是歷來最多人出席的一次。出席者較多來自香港、台灣(各有70多人),但也有很多來自南亞國家包括印度、印尼、孟加拉、斯里蘭卡、巴基斯坦等的參與者。當然也有不少來自這次會議場地的馬來西亞。今年也有不少人來自中東地區如在戰亂中的伊拉克、敍利亞等國家,還有約旦、埃及、利比亞、突尼西亞等地的同工和宣教士。此外,也有少部份牧者、領袖來自巴西、加拿大、美國、澳洲、日本,還有一些來自非洲烏干達的牧者、信徒。

在四日會期中,能夠和不同國家、民族的牧者、同工相交分享,一同敬拜讚美,感受在耶穌基督裡的靈裡契合,確實奇妙。雖然我們有不同的膚色,說著不同的語言,來自不同的宗派、堂會,但我們同屬一個身體,同屬一個教會。

這次高峰會其中一個主要信息,就是普通人、平凡人、平凡牧者、普通堂會等,都可以一同被上主使用,為主作有力的見證。因此,這次大會沒有什麼明星級牧者作主要講員,而是安排了很多不同地區不同崗位服事的同工作分享。當中有不少到回教國家、限制國家服事的宣教士,他們沒有受過傳統三至四年的神學訓練,但都在宣教工場服事了超過十年,及能領當地人歸主和成為耶穌門徒。在台上分享的講員,不論背景如何、學歷如何、社會地位如何,同樣被大家肯定和被重視。

有一位香港宣教士A,他在被差派到宣教工場前,只受過一年神學訓練和半年的宣教訓練,但他目前已經在南亞一個回教國家服事了十六年。他四個子女中,有三個都是在當地出世。A 分享見證說,最近一年那個南亞國家局勢轉趨緊張,因著受伊斯蘭國影響,由上年年底至今發生了三至四宗針對外國人的恐怖襲擊,殺死了好些外國人(包括幾位日本人),宣教士們面對越來越大的壓力, 甚至須考慮是否要徹離當地。但一班同工們在困難中更加倚靠主,並領受了更大的勇氣,願意繼續在當地服事。不久前,A 所關懷的一個當地貧窮家庭面對極大危機,那位丈夫是家中的經濟支柱,但他被人惡意下毒搶掠,並弄至奄奄一息,但經宣教士的禱告後,那位丈夫經歷神蹟醫治,叫他如同從死裡復生一樣,還迅速康復。其後他的家族中陸陸續續有多人歸主,他的太太更成為非常追求成長的耶穌門徒。

我們在大會中也聽到來自敍利亞的見證,一位姊妹B 多年來在敍利亞服事,在漫天烽火的日子中,很多當地機構同工、教會牧者都已離開,但姊妹在求問上帝的過程中,領受上帝話語,叫她留在當地,繼續藉著她所負責一個規模很小的教育中心,服事當地兒童和青少年,於是B 便順服留在當地。她說由於戰爭,當地平民常面對停電停水困境,有時會甚至會停電超過一個月。但即使在這樣嚴峻的處境中,這位姊妹仍表示感恩,因為她們所在那個城鎮目前仍未算最危險。此外,她更感受到當地人對福音的開放和渴慕。在姊妹B 及其他在敍利亞服事的同工分享後,我們來自世界各地的與會者,同心為當地同工的服事祈禱,求主繼續與眾同工們同在,保護、扶持他們,叫他們在當地繼續為鹽為光。在禱告中,我們感受到大家屬同一身體,在敍利亞漫天烽火中默默服事的B 和其他同工,不是和我們無關係的人,而是我們的肢體,我們確是屬同一身體。

動盪時代,緊密同行

今年大會的主題是「動盪時代,緊密同行」。這緊密同行的意思,是盼望不同堂會、不同宗派的牧者、領袖、信徒群體,能看到我們本來就同屬一個身體一個教會,因而願意彼此扶持,緊密相連,一同完成主耶穌交托給我們的任務。

過去十年,CCMN 一些核心牧者們在日本、巴西、香港、台灣和馬來西亞等地,興起了伴跑教路網絡(Coaching Network)這事工。這事工的主要目的,是鼓勵各地的堂會牧者走在一起,彼此連結,互相支援。一些較有牧養經驗的牧者願意義務成為一些掙扎中牧者的同行者、守望者、教練,讓這些牧者和他們的堂會可以得到適切的支援。目前,在日本已有十二個伴跑教路網絡,連繫著約一百間日本堂會;在香港有一個伴跑教路網絡,連繫著四十多間堂會;在台灣有三個網絡,在巴西有四個,明年將增至七個;在馬來西亞也有一個網絡。

我自己作為香港伴跑教路網絡的召集人,實在感受到當不同堂會牧者和他們的群體願意走在一起,彼此連結時,我們真的是彼此互為肢體。雖然來自不同宗派、不同背景,但因著大家願意放下以自己堂會利益為優先的心態,並且願意貢獻自己,服事整個基督身體,很多奇妙的事便因此發生。有一間在何文田區開荒植堂至今約八年的教會,雖然目前會眾人數大約六、七十人,只算是小型堂會,但因為得到網絡的支援,和受到網絡宣教氣氛的感染,在他們這個群體中,有很多年青人都有宣教心志。今年12 月,該堂更將會差派他們第一位宣教士阿盈到柬埔寨宣教。

在這次CCMN 國際高峰會中,我也有機會在大會中分享香港伴跑教路網絡的進展。分享完後,有部份地區的牧者都表示希望在他們地區建立類似的網絡。事實上,在越趨動盪的時局中,各個堂會更不應各自為政,更不應只顧自己堂會或自己宗派的發展和增長。現在是我們所有教會必須緊密同行的時候,是我們藉著彼此相顧互相支援一同見證基督的時候。

在這次國際高峰會的四日會期中,我有很多機會和來自世界各地的牧者傾談、相交,也有很多機會和香港的牧者同工們分享交流。不同的早餐、午餐、晚餐約會,身心靈都飽享盛宴。由於大家的焦點不再只是自己堂會增長、自己事工發展,大家來這次國際高峰會也不再只是要獲得更多資源或得到更多可幫助自己堂會發展的策略、秘笈,而是因著一個最基本的信念,就是我們本來就是一個身體,我們本屬同一教會,我們很自然的,便可以互相連結,彼此鼓勵,很自然的便產生很多合作的機會,而且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在這個動盪的時局中,繼續傳遞有關信、望、愛的信息。

轉眼間,CCMN 國際高峰會四日的會期結束,我從古晉回到香港。的確,感覺就像去了幾日天堂,再次落到凡間。但我深信,只要有更多牧者、教會領袖、宣教士、機構同工、普通信徒,能放下只關注自己堂會或事工增長的執著,不再作堂會或事工的奴隸,卻擁抱大家同屬一個身體一個教會的信念,並願意無分彼此,在動盪世代中緊密同行,一同見證基督那份永恆不變的愛,那麼,無論我們這班人在何時何地相聚一起彼此分享,那便是我們暫離塵世享受天堂般美好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