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MN 3.0

To play, press and hold the enter key. To stop, release the enter key.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CCMN 3.0

CCMN這個名字是在1997年底的第一次高峰會議上產生的。這次高峰會議的名字是「亞太地區祈禱,發夢高峰會議」。最初計劃高峰會的性質只是一次性的聚集,聚集一些彼此認識卻從未連結在一起的教會。我們想要把這些教會聚集在一起,然後看看會發生什麼。高峰會沒有主講員,我們在香港聚集了四天,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 將會發生什麼事。在那次高峰會上,所有教會代表都覺得我們需要繼續聯繫,並且在某些方面共同努力 –我們就決定要每年舉辦一次高峰會。

 

高峰會上的每個人也都決定,既然我們要連結在一起,就必須是為了完成一個使命。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用CCMN[1](小組教會宣教網絡)這個名字的原因。我們想要一起完成大使命 - 這也正是我們每個人的想法。

 

CCMN 1.0 – CHURCHES DOING MISSIONS 教會直接做宣教

 

這是我們在第一次高峰會上建立的原始網絡。不同教會網絡在一起參與完成大使命。我們當時對如何完成大使命一無所知。 我們第一個宣教士也是在1997年被差派出去的。

 

網絡的重點是參與完成大使命!然而,很多牧師都在說:「我仍然在為作為一個牧師和自己教會的狀況在掙扎,我哪裡有時間和精力去思考大使命呢?」因此我們開始思考有什麼是我們可以去嘗試的,去幫助這些教會變得更加強壯和健康。於是我們想到可以開始指導一些在掙扎的教會和牧者 – 儘管我們當時對如何指導一無所知。但是我們有一個很清楚的理念:CCMN不能只是關注宣教士以及宣教工場 – 我們必須要幫助本地的教會。

 

隨著越來越多的教會變得更強壯,我們也開始看到更多的教會參與大使命。每年的高峰會都刺激這些教會參與大使命。每年的短宣也是一個有力的幫助,激勵教會及其會友參與大使命。

 

CCMN 2.0 – CHURCH AS BASE 以教會為本

 

2010年,我們聚集在台灣的台中參加宣教大會,在這次會議中,大家對於以「教會為本的宣教」 概念有了很清楚的認知。

我們不只是參與大使命的教會,我們更是完成大使命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一環 - 意識到這一點是非常重要。在過去的數百年來,已經有許多的宣教組織和機構完成了大使命的很大部分,而且這些機構一直都做得很好。 CCMN絕對不是要挑剔這些機構,相反我們承認這些機構已經被神大大使用了。

 

然而,事實是今天世界上大部分的教會並不認為大使命是他們需要做的,或者他們覺得自己不能為大使命做些什麼。可是教會有人,教會有錢 - 這些宣教機構沒有人,也沒有錢。很諷刺的是,這些宣教機構還要去教會招募人員和籌集資金,而有人有錢的教會卻不自己直接參與在大使命中。

 

BASE OF THE NATURE OF THE CHURCH 教會的本質

 

耶穌基督的教會沒有別的選擇 - 我們必須順服基督的大使命。大使命是基督交給祂的教會的命令 - 這不是一個選擇。教會的本質就是要在萬國帶領門徒。只要我們是耶穌基督的教會,我們就必須這樣做!

 

大使命應該以本地教會為大本營,因為完成大使命是教會本質的一部分!

 

BASE OF THE FUNCTION OF THE CHURCH 教會的本能

 

教會需要成為完成大使命的大本營。完成大使命需要成為教會的基本功能。今天在許多教會中,幫助社會邊緣和被忽視的群體的工作交給社會服務組織去做;訓練神職人員交給訓練機構(聖經學院和神學院)去做;大使命交給宣教機構機構去做。教會看似功能正常,卻不需要考慮去萬國帶領門徒和上述任何一項工作。

 

CCMN的理解是,大使命(包括「關懷事工」,訓練和培養人)必須是教會的正常職能。

 

CCMN 3.0 – MOVEMENT AS HUB 以運動為軸 [2]

 

CCMN 2.0不是對CCMN 1.0的一個新認識,而是對CCMN更加清晰的認識,即是CCMN 1.0的升級版。 我們並沒有一個計劃要去創立CCMN。CCMN的創立純粹只是因為在第一次高峰會上[3],所聚集的一大群牧師共同決定要繼續連結在一起去完成大使命。正如CCMN的一位牧師[4]所說的一句現在非常著名的一句話(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句話之一):「糊里糊塗的走上了一條清清楚楚的道路」(在我們還沒有清楚的理解之前,我們已經走在一個非常清晰的道路上)。當我們走在這條道路時,我們也越來越清楚我們被呼召要去做的是什麼以及怎麼做!

 

CCMN 3.0則是對CCMN更加清楚的認識。所以CCMN不僅「以教會為本」; 我們也是一個運動的一部分。這太重要了! CCMN升級到3.0版本了!

 

事實上,耶穌基督的教會就是一個運動。耶穌召集我們作祂的身體,作祂的見證。祂呼召我們,裝備我們,把我們差派到世界上去改變世界。祂呼召我們加入祂所領導的運動。這個運動的目標是擴展祂的國度,分享好消息,興起祂的門徒,展示所有信徒的祭司職分,把自己看作同一個肢體,同一個教會。這是祂的運動。

 

過去,我們太集中精力在自己本地的教會,我們的事工和我們的使命上。但是,我們並沒有把自己看作是一場運動的一部分。因此,我們對於網絡在一起共同工作相當被動。通常情況下,如果加入一個網絡將有利於我的教會或我的事工,那麼我就加入。如果加入這個網絡後,不再有任何東西可以讓我受益,那麼我將不再加入。實際上,我們應該要把耶穌的運動看得比我的事工,我的教會,我的使命更重要。

 

We are not criticising any pastor or church – it is the lack of understanding of most of us! And it is also because of this, we realise that CCMN must upgrade ourselves!

我們不是在批評任何牧師或教會 –只是我們大部分人都對此缺乏了解!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意識到CCMN必須自我升級!

 

大多數宣教士也是如此的。只有很少的宣教士不是單單只在自己工場的事工範圍內努力。很少有宣教士把自己看作是踏腳石,或者是一個促成者,又或是一個催化劑使他人也可以進入宣教工場。即使是在宣教工場中,很少有宣教士認為他的任務之一是幫助新的宣教士在工場取得成功。當宣教士與領袖意見不合時,他們就會離開。很少有人會認為如果我留在這裡,別人可以跟著我的腳步也來,所以我必須留下來。我們有宣教士已經在工場服事多年,他們能夠在宣教工場服事,是因為曾經有其他人看好他們,使用他們。然而,他們就離開了,而沒有成為哪怕只是一個跟在他們後面的人的一個祝福。除了自己是宣教士之外,他們從來沒有促進或者服事其他宣教士。

 

Again, we are not criticising any missionary – it is the lack of understanding of most of us. That is why we need to upgrade!

再次,我們不是批評任何宣教士 – 只是我們大部分人都對此缺乏了解。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升級!

CCMN 3.0 = church 2.0 + church 3.0

Church as base以教會為本

Movement as hub以運動為軸

 

如果從現在開始,所有參與CCMN的牧師,宣教士和領袖都接受這個「一個肢體」,「一個教會」,「一個國度」的運動,并忠實於 - 不僅僅是我個人的呼召 - 而是委身於這個運動,那麼不僅僅是對CCMN而言,對整個基督的肢體我們將會看到一個新的影響。CCMN將會成為許多人的光和榜樣。讓我們開始做吧!

 

軸至少有兩個功能:

  • 軸是中心

  • 軸是很多部分的連接點

 

HUB AS “CENTRE” 以軸為中心

 

CCMN中的牧師,教會和宣教士的中心必須以運動為中心 - 而不是在「我的教會」或「我的事工」或「做我的使命」中。從聖經的角度來看待所有的部分 – 每一個部分都屬於同一個整體!不同的部分是重要的,但部分不是整體。每個部分的設計不是為了獨立運作,而是作為整體的部分共同運作。

 

在CCMN,我們越來越認識到團結和合一是如此重要。我們看到很多教會和宣教工場都因為這個問題而掙扎。這也是魔鬼最集中攻擊的地方 - 打破合一。我們的神是三位一體的神,並且生活在永恆的一體之中。祂對祂子民的渴望很簡單 – 祂的子民能成為一體。

難怪世界上每一種文化都知道團結就是力量,分裂後我們是軟弱的。這也不是什麼秘密,然而要團結一致,活出合一卻還是很難的。合一不僅使我們強壯,而且使我們能夠持續得長久。非洲諺語說:「如果你想走得快,自己走;如果你想走得遠,一起走!」

 

團結在一起對於CCMN來說尤為重要,因為我們的獨特之處在於我們是一個以普通人為主的運動。普通人需要一起工作!優秀而有才華的人可以自己做事,但普通人不是強大的執行者,所以他們需要一起工作。

 

耶穌的門徒都是普通人,耶穌確保他們合一起來 - 他們知道如何一起工作 - 耶穌把他們綁在一起。普通人的亮點在於他們就是構成整體的一部分。普通人的問題不在於他們本身,而在於他們如何像一個身體上的肢體一樣地運作。

 

很多普通人都不了解這一點。普通人通常認為他們很渺小,也正是心裡的自卑阻止他們承認自己需要別人。這就是為什麼老百姓難以團結。這就是為什麼認識到我們是運動的一部分對於CCMN來說如此重要。

 

而且,很重要的是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同一個運動而努力。教會的教練網絡,MTC事奉學院,Smart Teams,作門徒運動,宣教,這一切都在努力建立運動。他們不是獨立的部分,而是整個運動的一部分。

 

HUB AS “CONNECT” 以軸為貫連

 

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連結 - 他們不是獨立的。所有MTC,教會牧師,宣教士和教練網絡等不同單位的領袖都應該保持這一個運動價值。我們說教會應該關心宣教士,但是宣教士為什麼不能關心教會呢?如果教會裡有其他人有心想要做宣教士呢?那些之前參加過短宣的弟兄姐妹呢?

 

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建立在別人的基礎上的。我們可以做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因為有人讓我們這樣做。許多人都很感激,但卻很少有人把這份祝福傳給下一代。我們都需要成為運動中的連接器!我們需要把上一代和我們這一代以及下一代連接起來!

 

這就是一個運動如何被建立起來!

 

我們的盼望是神的國度將被提升到一切國家之上。耶穌是萬王之王和萬主之主。雖然我們可能會面臨迫害和苦難,但祂的國度將勝過這一切。

註腳

[1] 當時大部分參與高峰會的教會都是細胞小組教會,因此我們使用“Cell Church”來命名這個網絡。當時的高峰會是由香港的「小組教會網絡」(Cell Church Network)舉辦的。隨後,我們的性質不單單只是小組教會的聚集,因此,我們將網絡命名為“細胞小組教會宣教網絡”。

[2] “Hub”嚴格的定義並不是中文字“軸”。軸的英文是Axle。只是Axle和Hub同時都有作為中心和連接器的意思。因此,為了更好的說明教會的角色,我們暫時採用這個翻譯 - 這個翻譯足夠接近但不是最精確。

[3] 1997年,在第一次高峰會上,我們非常震驚有來自18個國家的90多位牧師出席了會議 - 儘管我們告訴他們這次不會有主講員,而是只是“祈禱和發夢”。

[4] 王天佑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