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rt Team

誰來給我洗傷口?


​2002年,五十歲的趙元良(良叔)辭掉了教會的行政同工職務,帶著剛戰勝胃癌後疲弱的身軀和五分之一個胃,由香港遠赴孟加拉探望獻身宣教的女兒Ginny一家。原以為在孟加拉逗留一年左右便回港去,怎料他遇上當地戶口調查,不便離開,然後一住就三年零十個月。 在這段歲月裡,良叔除了星期天和下雨天之外,他天天跑到離家十多分鐘車程的火車站,給貧苦流離的人洗傷口。那些大大小小的傷口,又臭又爛又生蟲,良叔起初看見時,由心發出的,不是嫌棄而是憐憫。誰會關心這些無家可歸者、賤民、乞丐和棄婦?這些人燙傷了、傷口越發越大了、患上麻瘋病了,又有誰會替他們處理傷口?


​憑著這份同情心,即使只能操一兩句簡單的孟加拉話,良叔還是每天下午3點至5點,提著藥箱在那個簡陋的火車站裡轉,給臥著的人逐一洗傷口或換敷料。 「快則,三小時內可替十多個人洗傷口;慢則,一小時才能洗一個傷口,因為血塊黏著紗布,要用清水充份浸濕紗布才能揭開傷口,還要用鉗子把蟲子逐一拔出來;有些傷口太深太大太嚴重的,更要帶他們看醫生,幸好有幾位當地的韓國醫生願意免費贈醫施藥。」他用平穩的腔調說出實況。 從來沒有受過急救或醫療訓練的良叔,笑言自己平日都是自己照顧自己,替自己包紥和敷藥,這種事情難不到他。但難就難在「被困在孟加拉」的這段日子,他著實要學習謙卑的功課。曾經是同工、又有一對子女出外宣教、面對胃癌仍一無懼色,他已經很謙卑了罷。 他表示︰「不懂說當地語言,許多事都做不到,不只沒法發揮自己的功能,還要事事從頭開始,似乎就只能洗傷口而已。在許多事情上,倍感無能為力,更無人能幫助,唯有祈禱依靠神。當時真的強烈地感受到︰『神呀,祢要幫我。』」原來在香港所經歷的,對良叔而言,姑且算是謙讓。他解釋道︰「謙卑是為神做事,而不是自己要做甚麼事。」 在回港前夕,這個持續在街上洗傷口的卑微義舉,得到當地報章的報道和嘉許,而幾位火車站朋友的傷口也癒合,相繼跑到良叔面前,吻他的腳—這是賤民對他的關懷報以最由衷和崇敬的禮數。事有巧合,那個破舊的火車站經過翻新工程後,不准流浪漢、賤民和麻瘋病人流連,而這個服事的機遇就在良叔回港時一併結束。 普通人當然只能做普通事,但神的心思就一點都不普通。

HKCCN

Hong Kong Cell Church Network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

辦公室電話:(852) 2772-4760

傳真:(852) 2772-4770

辦工時間:
早上十時至下午六時 (星期一至五)
星期六、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細胞小組教會網絡辦事處地址:
九龍紅磡馬頭圍道21號義達工業大廈B座12樓B2 (紅磡家維邨對面 )

  • White Instagram Icon
  • White YouTube Icon
  • White Facebook Icon

©2020 by HKCCN. All Rights Reserved.